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电子小说网_玄幻小说,武侠小说,历史小说,都市小说,娱乐小说,言情小说,原创网络文学 > 武侠仙侠 > 帝心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天涯海角(大结局)

第二百六十六章 天涯海角(大结局)

帝心 | 作者:墓铭 | 更新时间:2013-01-23 21:01:24

一千年以后。

天芒星早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初的天芒星十三州已经被如今的东南西北四大洲所取代,战争过后人间世界百废待兴,十二大门派存活下的精英重新组织起人间门派,励精图治,终于,在数千年之后,天芒星逐渐恢复了元气。

北上茫州,南域沧州,东荒镜州,西部漠州,还有那被世人誉为圣地的九皇州,千年如一日,尽管仍然是一片死寂沉沉的不毛之地,但天芒星各路豪杰英雄每每路过九皇州都会前去虔诚的拜祭一番,去亲身触摸那一寸寸龟裂而干涸的土地,去感受那混乱而不时暴虐的灵力,那里,是他们希望的源泉,那里曾经是魔体大圣与殉帝决战的地方,圣地九皇州,从此之后拥有了全新的意义。

此刻,南域沧州最南端,一个名为海角村的规模极小的村庄,濒临大海。

放眼望去尽是碧海蓝天,清晨的朝阳洒下泛黄的而柔软的阳光,将那无尽的海面照射的波光粼粼,潮水涌动,海角村那柔软的沙地之上,一名身着粗布衣裳的老者此刻已经是老泪纵横,一双昏黄的浊眸凝望那那远处天边,竟是无语凝噎。

“爷爷爷爷,后来怎么样啊?”样貌约莫五六岁的只能孩童端坐在老者身边,一身略显宽大的粗布衣裳遮挡不住孩童那一股灵动的气质,明亮的大眼睛中满是好奇与焦急,稚嫩的小手扯这老者的一角,不停地问道。

“哦。”老者猛然从回忆中惊醒,别过头去擦了擦眼角的泪花,这才转过头来,如树皮般干瘦的大手宠溺的揉着孩童的头发,这才徐徐开口道,“后来……后来就是这样,邪恶的祭道宗被伽辰大圣打败,才有了如今的我们,才有了如今的这个世界。”

“哦……”孩童认真的聆听着老者的每一个字,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拽着老者问道,“爷爷爷爷,那现在大圣伽辰现在那里呢?他现在应该很厉害吧。”

孩童的这句话似乎触动了老者那深藏于内心的一根心弦,那被岁月腐蚀的千沟万壑的脸颊猛然一滞,老者不再说话,而是看向那一望无际的海域,“他,就在前方,就在那里。”说着,老者举起了颤抖不已的手臂,指着那无尽的前方。

“在前方么?”孩童兴奋的从地上蹦了起来,快步向前跑了几步,也不管脚下的海水浸湿了裤管,明亮的大眼睛弥漫着淡淡的雾气,迷茫的望着那海角天边,望着那一片看不到的尽头。

在那看不到的尽头,是天涯,在那望不见的地方,是海角,在那天涯海角,在那潮起潮落的尽头,有一处人们始终不曾踏足过的小岛,这座小岛,便是天涯海角。

这里似乎就是天边与海角交界的地方,这里似乎就是世界的尽头,四周是一望无际深邃而广阔的大海,潮起潮落的声音却将小岛衬托的更加静谧,小岛之上,不过方圆几十米的一片沙洲,除了一座孤零零的雕塑之外,却是空无一物。

在这里可以看到日月轮转,可以看到星辰交替,然而无论是白昼或是黑夜,深邃的天空永远无法抹灭当空那一轮皎洁的明月,白天她只是一轮白色的影子,而夜晚,她便是世间最为美丽的一颗明珠,好似镶嵌在空中的一颗绝世吊坠一般,皎洁的月辉朦胧了整个世界。

天涯海角,这里,是月之灵心出生的地方。

也是月之灵心最终的归宿。

一千年之后,天芒星终于走出了裂变时代的阴影,整个世界的修真环境不再恶化,而是逐渐好转,灵气逐渐变得充裕而纯净,越来越多的消失于上古时代的种族与血脉再次出现在天芒星大陆之上,乱世之后必然是下一个盛世,强者辈出,越来越多的种族血脉代表着一个天下齐盛的时代,即将来临。

如今,人们将这个逐渐恢复而还原的时代成为新上古时代,而魔体伽辰所处的那个时代,称之为后裂变时代,而新上古时代与后裂变时代明显的分割线,便是天地四大圣物的归位那一瞬间!

当殉帝伽裘的灵魂力量完全被魔体吸收消灭之后,四大圣物也终于结束了自己的蒙尘时期,此时他们再流浪于世间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他们接下来的任务,便是各自归位,重新恢复天地间的平衡与灵气,重新让天芒星回复到当初万族鼎力的盛世!

而月之灵心,自然回到她出生的地方,化作那一轮永久皎洁的皓月,去守护这天涯海角,去守护这人世间的一抹宁静。

当日落月出,当满天星辰再次笼罩整个天空,当夜晚的潮汐发出哗哗的声响,当那湿咸的海风拂过那座孤零零的雕塑,当天地间那最温柔的一抹月辉洒落在天涯海角那永远守护的雕塑之上,一抹晶莹的泪珠,似乎悄然滑落。

皎洁的月光之下,那如玉凝滞的肌肤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熟悉的身影,熟悉如银铃溪流一般的笑语,熟悉的短裙之下是那光洁的玉腿,熟悉的明眸皓齿如弯月一般,熟悉的调皮与灵动,少女的身子,在月光之下是如此的动人,又是如此的虚幻。

“伽辰,你看得到我么?我在这里。”一抹细语,流入耳际。

“我就在这里,我我会永远的守护着你,守护着天涯海角。”

少年所化的雕塑,那一双桀骜而执着的眸子,始终都盯着那繁华夜幕,盯着那人世间最美的一颗宝珠,盯着那皎洁皓月,多少次轻声细语,泪湿满襟。

不知何时,一阵急促气流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宁静,转眼望去,一名高大如山丘巨人一般的巨汉出现在了着小岛之上。

黝黑的皮肤火爆的肌肉,还有那如铜铃一般的大眼,永远是赤背着的巨汉提着一大坛酒,直接坐在了那雕塑的身边。

“白脸儿,老子又来看你了。”巨汉拍了拍身边的雕塑,猛灌了一口酒。

“我说白脸儿,这都一千年过去了,你丫倒是给点反应成不?你干嘛想不开要把自己封印到这儿呢?啊?让老子连喝酒都找不到人?”

“白脸儿!我草泥马说话啊。”

巨汉不会哭,尽管声音已经哽咽,但那一大坛酒掩饰了他的所有,在那咕咚咕咚的声音之中似乎还有几声呜咽,但谁又听得到?

“嘿,小妮儿,你也不容易,来给你倒口酒。”喝到一半,脸色通红的壮汉醉醺醺的转过了头,看着隐藏在雕塑后面那一方很小的坟冢,将坛子中剩下的白酒全部洒在了上面。

那坟冢之内,只是一个精致的玉瓶,玉瓶之内封印着一滴晶莹的泪珠,泪珠冰冷,却好似能够从中看到当初那绝世佳人,倾国倾城的身姿。

壮汉就这么躺在小岛的沙地之上,呼呼大睡,直到第二日清晨那刺眼的阳光。

初生的朝阳在涌动的海面上洒下层层的记忆,粼粼波光泛着曾经那一幕幕的记忆,朝阳下,万物生,昨日颓废的壮汉已然消失,转瞬已经是沧海桑田,蓦然回眸,这里是一千年以后。

(完结!)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